• <tr id='C0B4UB'><strong id='C0B4UB'></strong><small id='C0B4UB'></small><button id='C0B4UB'></button><li id='C0B4UB'><noscript id='C0B4UB'><big id='C0B4UB'></big><dt id='C0B4UB'></dt></noscript></li></tr><ol id='C0B4UB'><option id='C0B4UB'><table id='C0B4UB'><blockquote id='C0B4UB'><tbody id='C0B4U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0B4UB'></u><kbd id='C0B4UB'><kbd id='C0B4UB'></kbd></kbd>

    <code id='C0B4UB'><strong id='C0B4UB'></strong></code>

    <fieldset id='C0B4UB'></fieldset>
          <span id='C0B4UB'></span>

              <ins id='C0B4UB'></ins>
              <acronym id='C0B4UB'><em id='C0B4UB'></em><td id='C0B4UB'><div id='C0B4UB'></div></td></acronym><address id='C0B4UB'><big id='C0B4UB'><big id='C0B4UB'></big><legend id='C0B4UB'></legend></big></address>

              <i id='C0B4UB'><div id='C0B4UB'><ins id='C0B4UB'></ins></div></i>
              <i id='C0B4UB'></i>
            1. <dl id='C0B4UB'></dl>
              1. <blockquote id='C0B4UB'><q id='C0B4UB'><noscript id='C0B4UB'></noscript><dt id='C0B4U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0B4UB'><i id='C0B4UB'></i>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移动群组 RSS
                站内搜索:
                南仁东:踏过平庸,一生为中国◤“天眼”燃尽
                来源: 新华社 时间: 2019-07-03 点击数: 20729
                 

                踏过平庸,一生为中国“天眼”燃尽

                ——追记“时代楷模”南仁东

                “天眼”之父南仁东,17日被追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24年,8000多个日夜,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南仁东心■无旁骛,为崇山峻岭间的中国“天眼”燃尽生命,在世界天文史上镌刻下新的高度。

                调试期的“天眼”已经一口气发现多ㄨ颗脉冲星,成为国际瞩目的宇≡宙观测“利器”。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天眼”与天宫、蛟龙、大飞机等一起,被列为创新♂型国家建设的丰硕成果……

                南仁东来不及目睹。但他执着追求科学梦想的精神,将激励一代又一代科技工作者接续奋斗,勇攀世界科技高峰。

                “天眼”:一个国家的骄傲

                看似一口“大锅”,“天眼”是世界上最大、最灵敏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可以接收到百亿光年外的电磁信号。

                它有着超高的灵敏々度和巡天速度。与美国寻找地外文明研究所的“凤凰”计划相比,“天眼”可将类太阳星巡视目标扩大至少5倍。随着“天眼”落成,中国射电天文学“黄金期”正在开启,越来越多国际天文学专家加入中国主导的科研项目。

                20多年前,这是一个异常大胆的计划。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口径不到30米。

                1993年的日本东京,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在此召开。科学家们提出,在全球电波环境继续恶化之前,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接收更多来自外太空的讯息。

                会后,南仁东极力主张中国科学家启动“天眼”项目。

                “天眼”到底是一个多大的工程?在“天眼”馈源支撑系统高级工程师杨清阁的印象里,这个工程大到“漫山遍野”。这又是一个多细的工程?“600多米尺度的结构,馈源接收机在天空中跟踪反射面焦点的位置度误差不能超过10毫米。”杨清阁说,“南老师做的事,就是带领我们用漫山遍野的设备和零件建起这口精密的‘大锅’。”

                南仁东曾在日本国立天文台担任客座教授,享受世界级别的科研条件和薪水。可他说:“我得回国。”

                做世界独一无二的项目,他扛起这个责任。这个︼当初没有多少人看好的梦想,也最终成为一个国家的骄傲。

                72岁的“天眼”工程高级工程师斯可克回忆:“南仁东总跟我说,国家投入10多亿元搞这个望远镜,如果因为质量问题或者工程延期导致停工,每天损失将达50万元。花了这么多钱,如果搞不好,就对不起国家。”

                执着:为“天眼”燃烧20多年人生

                西南的大山里,有着建设“天眼”极佳的地理条件:几百米的山谷被四面的山体围绕,天然挡住外面的电磁波。

                从1994年到2005年,南仁东走遍了贵州大山里的上百个窝凼。乱石密布的喀斯特石山里,没有路,只能从石头缝间的灌木丛中,深一脚、浅一脚地挪过去。

                一次,南仁东下窝凼时,瓢泼大雨从◆天而降。他曾亲眼见过窝凼里的泥石流,山洪裹着砂石,连人带树都能一起冲走。南仁东往嘴里塞∑了救心丸,连滚带爬回到垭口。

                “有的大山里没有路,我们走的次数多了,才成了路。”“天眼”工程台址与观测基地㊣ 系统总工程师朱博勤回忆,十几年下来,综合尺度规模、电磁波环境、生态环境、工程地质环境等因素,最终在391个备选洼地里选中了条件最适宜的大窝凼。

                选址、论证、立项、建设,哪一步都不易。许多工人都记得,即使在炎热的夏天,为亲自测量工程项目的误差,南仁东总会丢下饭碗就往工地上跑。

                “发文章和研发科学重器比较,哪个对科技的实质进步更重要,我选择后者。”南仁东总是这样说。

                “20多年来他只做这一件事。”国家天文台台长严俊说,“天眼”项目就像为南仁东而生,也∩燃烧了他最后20多年∑ 的人生。

                寻梦:探索科学未知无止境

                八字胡,嗓音浑厚,同事印象中的南仁东,个儿虽不★高,却总是气场十足,“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认出来”。

                生活中的南仁东常表现出率性幽默的一面。一次出国访问,在禁烟区犯了烟瘾,他开玩笑将“No smoking(禁止吸烟)”改成“Now smoking(现在吸烟)”。

                但对待ζ 科学研究,南仁东无比严肃和严谨。“天眼”没有哪个环节能“忽悠”他,任何瑕疵在他那里都过不了关。

                工程伊始,要建一个水窖,施工方送来设计图纸,他迅速标出几处错误打了回去。施工方惊讶极了:这个搞天文的科学家怎么还懂土建?

                “南老师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他要吃透工程建设的每个环节。”学生甘恒谦说,“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是选择‘天眼’还是多活10年,他还是会▆选择‘天眼’。”

                他一心想让“天眼”尽快建成启用。“天眼”的英文名字FAST,正是“快”的意思。

                在南仁东看来,“天眼”建设不由经济利益驱动,而是源自人类的创造冲动和探索欲望。“如果将地球生命36亿年的历史压缩为一年,那么在这一年中的最后一分钟诞生了地球文明◆,而在最后一秒钟人类才摆脱地球的束缚进入太空无垠的广袤。”南仁东的心中,总是藏着许多诗意的¤构想。

                “让美丽的夜空带我们踏过平庸。”这是他留给人世间的最后思考。(作者:陈芳 董瑞丰 刘宏宇)

                 

                版权所有:哈尔滨电气集卐团有限公司  上市公司:哈尔滨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哈尔滨市松北区科技创新城创新一路1399号 邮编:150028 品牌网站建设:美景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