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oFvg4C'><strong id='oFvg4C'></strong><small id='oFvg4C'></small><button id='oFvg4C'></button><li id='oFvg4C'><noscript id='oFvg4C'><big id='oFvg4C'></big><dt id='oFvg4C'></dt></noscript></li></tr><ol id='oFvg4C'><option id='oFvg4C'><table id='oFvg4C'><blockquote id='oFvg4C'><tbody id='oFvg4C'></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Fvg4C'></u><kbd id='oFvg4C'><kbd id='oFvg4C'></kbd></kbd>

    <code id='oFvg4C'><strong id='oFvg4C'></strong></code>

    <fieldset id='oFvg4C'></fieldset>
          <span id='oFvg4C'></span>

              <ins id='oFvg4C'></ins>
              <acronym id='oFvg4C'><em id='oFvg4C'></em><td id='oFvg4C'><div id='oFvg4C'></div></td></acronym><address id='oFvg4C'><big id='oFvg4C'><big id='oFvg4C'></big><legend id='oFvg4C'></legend></big></address>

              <i id='oFvg4C'><div id='oFvg4C'><ins id='oFvg4C'></ins></div></i>
              <i id='oFvg4C'></i>
            1. <dl id='oFvg4C'></dl>
              1. <blockquote id='oFvg4C'><q id='oFvg4C'><noscript id='oFvg4C'></noscript><dt id='oFvg4C'></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Fvg4C'><i id='oFvg4C'></i>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移动群组 RSS
                站内搜索:

                 

                谢方明
                点击数: 72962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事们:

                大家好!我是谢方明,是国际公司新能源事业部总经理。今天很荣幸作为一名哈电集团“国际战士”,讲述“一带一路”上的哈电故@事。2006年,我大学毕业进入国际公司,入职13年来,非洲苏丹、南美洲厄瓜多尔是我的主战场,在苏丹6年,厄瓜多尔7年。

                第一次坐飞机是那么兴奋,但第一次到苏丹的经历又是那么刻骨铭心。经过几个月的入职培训,带着对未来的憧憬,我第一次坐飞机前往苏丹,带着梦◥想与激情,成为苏丹麦罗维项目团队的一员。素闻苏丹有“世界火炉”之称,尽管有心理准备,但是当我来到苏丹喀土穆时,高达40多度的热浪伴着沙尘,让我的≡心情跌入谷底。炎热、沙尘、贫穷、疾病肆虐,这就是我即将工作的地方。

                初到项目的我完全是“小白”,尽管我长得不白,对“项目”这个词还没有太多的概念,更谈不上“项目管理”了。刚刚调整好心情←,做好满怀激情投入工作的准备,现实却给了我当头一棒。记得有一次开会,刚毕业的我,尽管过了英语六级,但完全听不懂总№监苏丹人abdalatif嘟囔的阿拉伯式英语,更别提电话同业主沟通事情。对我打击非常大,那时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适应,只要能让我参╱加的会,我都去参加,平日里没事就找当地司机练习英语口语。逐渐地,“语言关”不再是问题,我重新找到了工作的自信。

                会说、会听,不会干,怎么办?那时的我,业务』知识缺乏,协调组织经验不∑ 足,又收到现实给我的“第二棒”。监督协调施工单位时,对方看我不懂应付我;组织业主验收时,我的意见得不到尊重。这让我既恼火,又无力反驳。我决心为尊严而战。我从现场最基本的工作做起,在现场负责人的指导下,做一名材料管理员。白天,组织收货入库、业主验收、安装前开箱验货,晚上,完成资料≡归档,准备明天的验货单。为了加强业务能力,我认真研究设计图纸、设备说明书。通过一段时间的工作,我对现场所有的设备部件都有了感官认识,对现场所有家当了然于心,对图纸和安装说明也有了深刻认识,这让我对现场工作更加自信,业主●也逐渐认可了我这个“小工程师”。

                漂泊在外,孤独是最好的朋友,有时也会带来很多快乐。2007年,麦络维输变电项目投产送电。可这时,我们又面临另外一个挑战。为控制项目成本,投产后线路分布」的各个营地先后撤离,这让项目后期的消缺工作难上加难。而项目消缺收尾工作对工程、对公司极为重要。我们留守的四个人,只好开着吉普车,拉着工具■和铺盖卷,与风沙热浪为伴,一个站点一个站点的做好消缺工作。苏丹的天气变化无常,高温下的狂风和沙尘暴是不会和我们打招呼的。我们风餐露宿,吃饭就在小镇上的一家苍蝇泛滥的小炸鱼馆,同事们苦中作乐戏称“德巴大饭店”,唯独变电站的坐标才是我们前进的方向。有时也会走运,有一次,在业主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在变电站主控室打起了地铺这让我们有了家的感觉。但那一晚也是刻骨铭心的,虽然能享受空调带来的凉爽,但隔壁的业务人员操着一口如苍蝇蚊子嗡嗡的当地方言,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夜……

                当然,我们的努力也得到了业主的认可,在建好项目、树↓好丰碑的同时,我们也与业主结下了深厚友谊。记得有一次业主负责的电厂发生紧急故障,紧急寻求我们的帮助,由于相距二三百公里,业主专门调派一架飞机把我们接了过去,当时感觉这待遇真是“飞上了天”,当天,我们就帮助业主消除了故障。

                2006-2012年,在苏丹,“小白”逐渐“不白了”,“小黑”却出现了。本来就黑的我,彻底在非洲的太阳下变成了“苏丹人”,在回国后的各种场合,常常收到大家异样的目光。

                13年来,我虽离家万里,但每每新到一个国度,每每新接手一个项目,都必须重做“小白”,从头再来,每次挑战和困难都是激励我为哈≡电“一带一路”光明之歌谱曲的“兴奋剂”。

                2012年,公司首次在南美厄瓜多尔承揽EPC项目,先后承建了埃斯梅拉达热电二期、500KV输变电、美纳斯水电三个项目,组织委派我到厄瓜多尔。厄瓜多尔与苏丹截然相反。苏丹条件艰苦、物资匮乏,但人文政治环境较好,大家辛苦并快乐着;而厄瓜多尔气候良好、物资充足,但人文政治、自然环境复杂,业主要求苛刻,让人难以▼适应,现实╳再次给我“第三棒”。如何从执行苏丹项目的管理模式、工作思路和习惯中跳出来,适应厄瓜多尔当地项目建设环境,适应当地人的组织协调管理工作思路和方法,成为我必须要ζ思考的问题。在这里,每个工程师都会提出不同意♀见,但没有人做出决定,2-3小时的“大尾巴”会议是家常便饭,用当地人的话“在这里没有不拖期的项目”,我必须重ω 新做回“小白”,必须改变,学习、研究从头再来,努力与业主沟通协调做好项目,维护公司的利益。

                之前没有经历过大■地震和滑坡的我,在这里习以为常。刚刚建好,即将送电∮的塔位,因为滑坡一夜间不见了踪影;高原反应让人呼吸困难,半夜时常憋醒,有人曾多次劝㊣我不要太拼了。我说,我们离家万里,再不把项目建设好,愧对公司、愧对领导、愧对家人。2014年8月,历经磨难的热电项目进入商业运行,尽管日常工作中会有意见分歧,但我们积极服务业主的态度感染了业主,每逢春节,业主经理都自掏腰包为我们送来节日的祝福。

                2017年,受公司委托,忐忑不安的我接手事业部全面工作。当时事业部面临的情况是:在建5个项目没有结束,人员长期出国已累计达4-5年之久,人员疲惫不堪,项目收款不利,特别是厄瓜多尔未完三个项目风险巨大,我深知责任@重大,化解重大风险是我的首要任务。风险犹如达摩之剑悬在头上,随时可能让公司蒙受巨额损失。记得在处理热电项目风险过程中,我①们的当地律师建议,只有对业主采取仲裁手段才能维护我□ 方的利益,意味着我们将花费高昂的律师费和结果不确定的漫长仲裁期。为了掌握我们自己的命运,一方面我组织协调公司◆上下联动,同业主各级领导及各专业工程师进行协调沟通,争取所有层面的支持,一方面积极为业主运行提供帮助,为取得业主的支持创造条件。当↘签署移交协议时,业主经理问我:“你激动不激动?”,我回答:“这比奖励我任何东西还要激动”。

                今年6月,我收到公司发给我〇的短信,祝贺我入职13年,这让我又感动、又感激。回首过去的13年,我年均在现场工作225天,公司的培养让我从入职的“小白”逐渐成长为部门负责人,拓展了视野,提升了能力和水平。在这期间,家人给了我最大支持,作为爸爸、作为丈夫、作为儿子,我亏欠他们太多太多,春节不能团圆,家人生病不能照顾,孩子的童年不能陪伴。在妻子眼里,我是“说话不算数”和“指不上”的丈夫。记得亲戚来家里问年幼的儿子,爸爸在哪呢,还咿呀学语的儿子指指家里的电脑,“爸爸在电脑里”。邻居们偶尔见我在家,也从最初问“回来了啊”,变成了现】在问“啥时候走?”

                13年前,因为梦想,我来到了哈电集团,见证了哈电国际业务的快速发展。13年后,我能够作为一名哈电人,行走在“一带一路”项目所在国,传播哈电故事,我深感骄傲,也深感责任重大。走近用户,我就是哈电;踏出国门,我就是龙的传人。我将继续扎〓根海外,为哈电当好“国际战士”,勇做“一带一路”哈电故事的践行者,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装备制造企业添砖加瓦。

                谢谢大家!

                 
                首页 | 集团概况 | 信息中心 | 主营业务 | 研发实力 | 企业文化 | 社会责任 | 党群工作 | 人力资源
                黑ICP备06000101号 | 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哈尔滨电气集团有限公司  上市公司:哈尔滨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哈尔滨市松北区科技创新城创新一路1399号 邮编:150028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品牌网站建设:美景数码